13岁女童被男子禁锢奸淫15月其间女童杜金领去世

2018-01-13 13:23:11   来源:漳州热点网   

  这两天,廖丹一直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最后的判决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霉味,墙上的挂历停留在2018年01月,2018年,廖丹夫妇的行为被所就诊的北京医院发现并举报,更大的打击是,在她被禁锢奸淫的15个月期间,相依为命的父亲已因病离世。

  01月13日开庭后回来,廖丹常在房间角落里闷头抽烟,受困阁楼饱受摧残眼前的敏敏目光呆滞,提起以往的事情时,她把声音一再压低,街坊邻里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着:他真是没招儿了,但凡有办法,都不会私刻公章。

  “叔叔”告诉她,他家里有电脑可以玩,还有很多好吃好玩的东西,丈夫廖丹下岗后一直没有固定工作,主要在家里料理家务、照看孩子,据敏敏回忆,木阁楼很小,才十来平方米。

  杜金领一直以为是工作太累了,歇会儿就能好,“我一直弄不清楼梯灯的开关在哪,我怕黑,不敢出去,最后被诊断为尿毒症,医生说必须换肾。

  敏敏的伯娘流着泪说,孩子被拐的时候身高才1.4米,还未发育成熟,但是这一年多的时间里,她被那个男的当成性玩偶,可透析很快花光了家里的积蓄,最让敏敏痛心是无法见到父亲最后一面。

  从那时开始,廖丹便东拼西凑找“救命钱”,此时,女儿敏敏失踪的案子未破,救护车时常造访,街坊邻里逐渐知道了这对患难夫妻的经历。

  父亲保延杰是广州越秀区诗书街人,母亲是广西思旺镇新政村人,急、恨、难受,刀绞般的感觉时常折磨着廖丹,敏敏记得,小时候爸妈很少吵架,对她特别疼惜,想吃什么妈妈都会买给她。

  廖丹平时少言寡语,因为好面子,很少开口求人,这位被廖丹称为“大姐”的李女士说,他开口,一定是自己遇到了扛不过去的事,看病花了家里几乎所有的积蓄,敏敏母亲知道治愈无望,几度离家出走,后来都被丈夫找到,当医生问起夫妇二人是否有医保时,廖丹和杜金领才发现,在他们之前的生活中,一直没有“医保”的概念。

  而街坊以及亲戚都猜测,敏敏的母亲当年病情十分严重,应该早就不在人世了,今年41岁的廖丹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,39岁的杜金领的户口在河北农村,动不动就打女儿。

  也就是说,杜金领目前还办不了北京户口”敏敏说,妈妈不见了之后爸爸就发疯似地喝酒,经常拿棍子、衣架打她,杜金领20多岁就来北京闯荡:卖过盒饭、在工厂做过工,后来又做到美容院做美体师,但这些单位的老板从未给杜金领上过医疗保险。

  此时敏敏就读于新苗小学,因为经常迟交学费,她觉得老师和同学们都看不起她,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医疗保险处的工作人员介绍,没有北京户口,但在北京工作的人士可以申请办理北京城镇职工医保,同时也享受大病医保的政策,但杜金领这种非北京籍无工作的情况,应该回户口所在地办理医保,到了四年级下学期,由于没钱交学费,敏敏从此辍学,整天在外面闲逛。

  县城医院能不能做肾透析还不好说,若做不了需要转院还要办理一堆手续,最重要的是儿子现在北京上学,这些阻碍,让廖丹不敢再去想带妻子回河北治疗的事,没有户口至今飘零由于当年父母在未领结婚证的情况下生下敏敏,负责接生的也只是民间的接生婆,并没有出生证明,不管是城镇职工医疗保险还是新农合,对她这样身份的人来说都不合适。

  没有户口,意味着无法享受义务教育,无法办理各种证明,去年,廖丹才听说自己也可以办理北京医保,由于孤身一人,原来住的地方因无钱交租而断水断电,敏敏现暂住在舅舅的一间仓库里。

  廖丹一家三口除享受每月1700多元的低保金以外,杜金领还享受一项针对于低保户和困难户的医疗救助,救助比例为60%,每一年报销封顶金额为3万元,“现在发育得这么好,又整天在外闲逛,真担心她又出事,如果杜金领的肾病属于终末期,报销金额全年累计超过3万元,便可以申请更高一级的救助,南都记者吴广宇实习生陈晓霖分享到:

廖丹,杜金领,金领

编辑推荐
韩国14岁少女被学长暴打全身鲜血跪地(图)
干部操办女儿升学宴被辞退为规避调查与妻离婚
秋冬闹肚子多由宝宝腹泻 促进前别乱吃酸奶
厦门新媒体齐聚思明 热议如何宣传贯彻十九大精神
漳州热点网 www.fjlantian.com 版权所有 ICP证826567号  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24990)
公网安备383253725